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岳 > 今日感慨:台湾选后向前走(上)

今日感慨:台湾选后向前走(上)

       在我看来,台湾本次91选举中国民党的惨败与民进党的大胜,不是简单的两党胜负,也不是简单的蓝绿胜负,它除了是对于马英九执政的不信任投票外,更是台湾政治世代交替的一个指针:老气的政治模式应该向新派的政治做派让路。——我们不看别的,两党相比国民党从候选人到辅选人的面孔就老气很多;台北市选举中连阵营的辅选人就比柯阵营的辅选人面孔老气很多;连到现场的选民与积极分子的面孔国民党场子都比较老气;而在选举诉求与选举策略上,国民党的做法也相当老套,甚至还教训年轻选民要听爸妈的话,明显不掌握网络时代的青年心态,更谈不上洞察年轻一代的心理预期了。即使只站在年轻投票族的角度来说,让这样的老气候选人当选当然不会给他们带来想象空间,甚至减少了他们看看有啥不一样的新奇心可以期待的空间。

      

       曾经有人定义陈水扁让台湾失去了八年的发展,就两岸经贸交流的广度与深度来说,这是确实的;但在我多次到台湾听台湾财经主管人士或者政商大佬的见解中,马英九当政这六年多却是失去网络经济的六年,台湾的商界依然沉湎于硬件优势与半导体优势时代的光荣,而在网络经济面前缺乏洞察与远见,对于产业互联网化表现得很缓慢与缺少进取心,大陆互联网企业进军台湾的审核手续相当复杂,台湾在移动互联的创造性方面与大陆、日本、韩国都拉开了距离,独创性网络平台缺乏,这与大陆传统商界在网络经济面前的普遍的危机感与新世代创业的普遍的互联网尝试形成鲜明的对比。在两岸产业交流清单中,包括制造技术、旅游、房地产、传统服务业与传统金融类的仍处在优势地位,而网络经济交流基本上不在核心选项内。简单来说,台湾的经济前瞻性的缺失导致了年轻人创业机会与成就兴奋度的弱化,而传统经济大佬的强势覆盖了年轻世代本来可能获得的新机会——与大陆相比,台湾年轻一代中的创业创新明星很少,或许那也就只能去争取或者扮演政治反对派明星了(在现在的国民党里,年轻新秀脱颖而出的机会更小)。甚至马当局老是沾沾自喜地拿来说事的瑞士学术机构的所谓竞争力排名,不客气地说那是一个指标比较传统的传统竞争力优势排名,它甚至不是一个真正应景的网络世代的经济价值榜。马当局一直以台湾的体制为相对于大陆的优势价值点,但是要是考虑年轻人网民化、网民意见公共化、网络意见社区化、网络社区意见压力化、压力意见快捷传输化的效应来说,大陆也许是领先于台湾的。执政者思路的滞后,大大压缩了年轻一代出人头地的机会面。套用一句大陆的网络词汇来形容网络时代国民党的执政模式,那就是OUT了。

 



推荐 0